证券简称:华体会官方入口股份
证券代码:839963        
实行综合工时制如何计算加班费
华体会官方入口 栏目:行业信息 发布时间:发布时间:2022-09-27 02:42:28 来源:华体会官方入口 作者:华体会登录网站

  综合工时制,全称是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,是针对工作性质特殊,需要连续作业或受季节、自然条件限制的部分职工,以周、月、季、年等为计算周期,综合计算工作时间的一种工时制度。综合工时制的平均日工作时间和平均周工作时间,应当与法定标准工作时间基本相同。

  综合工时制一般适用于[1]:(1)交通、铁路、邮电、水运、航空、渔业等行业因工作性质需连续作业的职工;(2)地质、石油及资源勘探、建筑、制盐、制糖、旅游等受季节、自然条件限制行业的部分职工;(3)亦工亦农或因能源、原材料供应条件限制,难以均衡生产的乡镇企业职工等。另外,对于在市场竞争中,因外界因素影响,生产任务不均衡的企业部分职工,也可以参照采用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。2009年人社部、商务部联合发文,在北京、天津、重庆、大连、深圳等20个服务外包示范城市,对于符合条件且劳动用工管理规范的技术先进性服务外包企业,确实因生产特点、无法实行标准工时制的部分岗位,经当地省级人社或劳社部门批准,可以实施综合工时制。

  1、实行综合工时制的职工,实际工作日是休息日的,属于正常工作;实际工作日是法定休假日的,需按照《劳动法》第44条第(三)项规定,按工资标准的300%支付加班费[2]。

  2、此外,判断延长工作时间,我们需要将视角放在综合计算周期内的实际工作时间总数,是否超出该周期对应的法定标准工作时间总数,不应局限在具体某一天(或周、月、季)工作时间是否超出法定标准工作时间。

  整个综合计算周期内,如果实际工作时间总数,没有超出该周期法定标准工作时间总数,只是当中的某一天工作时间超过8小时,不视为延长工作时间。

  如果综合计算周期内的实际工作时间总数,超出了该周期法定标准工作时间总数。就超出部分,应当视为延长工作时间,一般需按工资标准的150%支付加班费,但也有地方存在特殊规定和做法,比如四川地区[3],在此不赘述。

  实行综合工时制的职工,由于企业可以基于生产实际出发,安排集中工作,且一般在保障职工身体健康的原则下,也不强制企业必须符合“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天”和“每日实际工作时间不得超过11小时”这两个条件。这就导致,此类职工在综合计算周期内某一段的实际工作时间,很可能会超出法定标准工作时间。就超出部分,职工可以在综合计算周期其他时段,通过集中休息、轮休调休方式,最终实现整个综合计算周期实际工作时间总数,不超出该周期法定标准工作时间总数这一结果。

  但是,若实行综合工时制的职工,在辞职时其综合计算周期尚未届满,一旦实际工作时间已超出法定标准工作时间,由于劳动关系解除,该员工实际丧失了通过剩余周期去调休的机会。如何妥善解决这一问题,国家层面并无统一规定,但北京、包头地区均规定,针对上述职工实际超出法定标准工作时间的部分,用人单位应按照不低于工资标准的200%支付加班费[4]。我们认为以上做法具有一定合理性,能够切实弥补综合工时制职工因离职造成的休息休假权益损失。

  最后,我们提示用人单位,无论是执行综合工时制,还是决定在综合工时制中采取何种工作和休息方式,一定要与工会和职工协商,充分听取职工意见,以实现保障职工休息休假权益和生产、工作任务完成的双向兼顾。同时,对于第三级以上(含第三级)体力劳动强度的工作岗位,职工每日连续工作时间不得超过11小时,且每周至少休息一天[5]。

  [1] 原劳动部《国务院关于职工工作时间的规定问题解答》第6条

  [2] 原劳动部《关于贯彻执行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〉若干问题的意见》第62条

  [3] 四川省劳动厅转发劳动部《关于印发对工资支付暂行规定有关问题的补充规定的通知》的通知第4条,经劳动部门批准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,其综合计算工作时间超过法定标准工作时间的部分,应视为延长工作时间,并应按《工资支付暂行规定》支付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。其工资支付标准按以下办法确定:用人单位以月或季为单位综合计算工作时间的,其综合计算工作时间超过法定标准工作时间的部分,按每超8小时作为一个工作日计算,支付不低于劳动者本人日工资标准200%的加班工资;超过法定标准工作时间不足8小时的部分,按实际超时工作小时数,支付不低于劳动者本人小时工资标准150%的加点工资。

  [4] 《北京市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和不定时工作制办法》第9条、《包头市企业实行综合计算工时工作制和不定时工作制办法》第10条

  周泰合伙人张希宁,中国政法大学民商法在职研究生在读,北京科技大学经济法法学学士。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法学会会员,曾任职于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劳动法团队,历任骨干律师、薪酬合伙人,并担任德恒劳专委委员。主要负责劳动领域疑难复杂案件、常年法律顾问咨询、专项法律服务项目,思维活跃,擅长综合运用多领域执业经验,协助客户解决复杂疑难法律问题。